公告:文玩收藏崖柏,主要指悬崖峭壁上自然死亡且陈化的侧柏,非保护植物“崖柏”。文玩崖柏属于侧柏,但并不是所有侧柏属于文玩崖柏!

常任侠:树根的艺术

崖柏资讯 大伟 1475浏览 0评论

常任侠(1904-1996),别名季青,生于安徽省颍上县黄桥镇新庙村。著名艺术考古学家、东方艺术史研究专家、诗人,中国艺术史学会创办人之一,生前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等。主要从事中国以及中亚、东亚、东南亚诸国美术史以及音乐、舞蹈史的研究,对中国与印度、日本的文艺交流史研究作出了开拓性贡献。

常任侠

常任侠

他著述甚丰,主要有《汉唐之间西域乐舞百戏东渐史》《民俗艺术考古论集》《汉画艺术研究》《中印艺术因缘》《印度与东南亚美术发展史》《丝绸之路与西域文化艺术》《中国舞蹈史话》《海上丝绸之路与文化交流》《中国服装史研究》等,与人合译有《印度的文明》《日本绘画史》《红百合诗集》等。

树根的艺术是实用的,又是纯艺术的

树根的艺术,是用竹木的根创制的艺术。自然创造了种种美妙的形象,但是需要有艺术素养的人去发现,去略施加工,然后才能成为一件有特色的艺术品。这种艺术品是独一无二的,自然创造的,不一般的,因此它有特殊的价值。

根的艺术在中国,是一种古老的艺术,又是一种新的艺术,它是实用的,又是纯艺术的。在中国它有悠久的历史。

据马驷骥同志的了解,在原始社会中,我们的祖先曾用树根作为装饰,与日本古代叫作“根付”的相似。民俗端午节小儿佩带苍术(zhú)根,也是原始的遗风,这种对于根的艺术认识,可以说已具开端。这是可知的作为实用艺术之始,已经在原始社会萌芽。在《齐书》中曾有齐高祖以竹根制为“如意”赠与隐士僧绍的记载。《唐书》中有李泌以天树根,制为龙形抓背,奉献宫廷,四方效之。可见采用树根,制作“如意”,已很普遍了。如今故宫博物院所藏“如意”颇多,质料与形式也有多样,大概以树根制作,起源较早了。“如意”又称竹夫人,推想应从竹根得名。又《太平广记》有“荆根枕”条,记张弘以金荆树根作狮子枕,献于华岳庙,深受群众的珍视,可见宋代也很流行。

至于另一种家具常用树根制作的是椅子和花盆的基座之类。椅子起于北朝胡床的演变。胡床后来也称交椅,交脚如老树的盘根,这在明代盛行。明代的谢在杭在其《五杂俎(zǔ)》“物部”中说:“吴中以枯木根作禅椅,盖本于此。”又在《长物志》中说:“以天台藤为之,或得古树根,如虬龙诘曲臃肿,槎牙四出,可挂瓢笠及数珠、瓶钵等器,更须莹滑如玉,不露斧斤者为佳。近见以五色芝粘其上者,颇为添足。”可见顺乎自然的生成状态,略加打磨,使之莹润,便已完成,如若添加装点,便是破坏了自然,更不需要了。

日本、苏联的树根艺术

这里说的都是比较大的东西,较小的东西,出于明清时代,马驷骥同志也有论述。这里不赘。用竹木根制作成随身携带的小品,这爱好日本也有。1935年我在日本东京帝大读书时,常游日本银座夜市,收集一些江户时代的小小玩具、小艺术品,我收集到一些叫“根付”(ねつけ)的有种种艺术形象,也有种种材料,不单是用竹木根制成,但也叫“根付”,应该与根有关。我的收集品在战争中不幸失去,仅随身带有一二件尚存,连收集到的一些图像也失去了。

1949年来北京后,我得到一册俄文的谈论根的艺术的书,其中有丰富的插图,有的想入非非,充满着浪漫的幻想色彩,只有藉助于作者的标题,才能体会出它所赋予的形象。马驷骥同志曾取看此书,大概他所制作的根的作品,取材自然,不假雕琢,这正是新时代的艺术思潮,与之有相同的趣味。在苏联东方博物馆中,曾收藏着一些中国树根作品,可见他们对我国这类艺术也是同样爱好的。

马驷骥的作品,在他的展览中,我特别欣赏以树根创作的“飞天”。飞天本是古代人在幻想中产生,把人间的美丽少女,幻化成空中的仙女,风鬟雾鬓,霞帔(pèi)云裳,翩若惊鸿,蜿若游龙,在太空中无拘地飞翔,飘带在风中流转,做出各种姿态;天从人愿,在树根中也竟会产生这种理想的仙姿。但是如果不遇识者,它仍然埋藏尘垢之中,与土壤同化。说是天生的,勿宁说是人的灵感,是人对美的认识创建的,保存的。这个树根飞天,曾在报纸刊物发表,得到社会喜爱,也引起了广众的爱美趣味。如今采集创作根的艺术者,各地已经有不少人,这是一种美育,它的展开对我们提倡的心灵美是有好处的。

发现美、创造美需要具有天真的心灵

我们在海滩上,可以选择各样的石子,或取其形状,或取其颜色,比拟以各种名称,对它的欣赏是与根的艺术相类的。根的艺术是生根在泥土里的艺术。海能洗磨出各样石子,大自然能创造出各种美的形象,但你必须有审美的眼,方能认识它的美,美的事物也会向你迎来。从自然的形态中,能看出各种可爱的形象,拟鸟、拟兽,或拟虫鱼、人物,都必须具有天真的心灵。古代的哲人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以赤子之心来看各种东西,都像玩具般的可爱,这就能从平凡中创造出美来。过去在大连海滨,一个孩子捡了几块石子送我,我至今宝爱,由于孩子的天真心灵和我的天真心灵交融在一起,美也就在这里萌生。法国雕塑家罗丹曾经说过:“美是到处都有的,对于我们的眼睛,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罗丹艺术论》)马克思也曾说:“你想得到艺术的享受,你本身就必须是一个有艺术修养的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能结合幻想创造美,发现美,“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塑造物体”,这正是马克思一句永恒的名言。

我曾见我的朋友艾青(是诗人也是画家),用水竹根做出一些可爱的玩具,有的如虫的蛹子,仿佛美丽的蝴蝶、蝉子就会从中解脱而出。我还见我的朋友黄永玉(是画家也是诗人),用刺梅根做出的不同样式烟斗,花纹如动物的皮肤,他们的作品,都能代表他们的艺术风格与天真的思想。我所见到的马驷骥的一些根的艺术作品,也正是他常年行脚、寻找摄影对象的额外的收获。

——1985年2月8日写于中日友好医院,该文曾发表于1985年《人民日报》和1986年《中国建设》英文版第3期。

(以上资料来源:《中国根艺论文选》文化艺术出版社1992年出版)

来源:中国崖柏网,☎/微信:15589944920

本文链接:https://www.yabaibaba.com/21249.html,标签: ,

发表我的留言或者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