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文玩收藏崖柏,主要指悬崖峭壁上自然死亡且陈化的侧柏,非保护植物“崖柏”。文玩崖柏属于侧柏,但并不是所有侧柏属于文玩崖柏!

文玩崖柏非保护植物:“崖柏”同名混淆问题亟待解决

崖柏资讯 大伟 1220浏览 0评论

提起崖柏,许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文玩市场上备受追捧的“崖柏”手串或木雕。崖柏是我国特有的濒危野生植物,也是世界上最珍稀、最古老的裸子植物之一。这不禁让人疑惑:文玩市场上的“崖柏”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植物崖柏吗?《中国绿色时报》记者日前采访了中国林科院崖柏研究专家郭泉水研究员。

文玩“崖柏”多为侧柏

侧柏的雌球果

侧柏的雌球果

开裂的侧柏雌球果

开裂的侧柏雌球果

文玩市场上的“崖柏”并非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崖柏。(多为悬崖上陈化的“侧柏”)

郭泉水介绍说,文玩市场上,将长在悬崖的多种柏科植物统称为“崖柏”,流通最多的是侧柏。如当下最受追捧的“太行崖柏”,实际就是分布在太行山上的侧柏。而植物学意义上的崖柏是柏科崖柏属常绿乔木,是我国特有的珍稀濒危裸子植物、白垩纪孑遗植物、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和国家优先抢救的极小种群野生植物。

侧柏在我国分布很广,人工栽培范围几乎遍及全国,而野生崖柏分布地域狭窄,仅限于我国大巴山南端和东南端重庆市的城口县、开州区以及四川省宣汉县境内的石灰岩山地。崖柏分布地段生境严酷,多见于悬崖峭壁和陡峭山脊两侧。野生成年崖柏仅1万株左右,且天然更新不良,处于濒危状态。

植物学意义上的崖柏与侧柏的枝叶形态很相似,但二者在雌球果形态上差异明显。崖柏的雌球果有4—6对盾形交互对生的瓣状苞鳞——种鳞复合体,在雌球果成熟时顶端仍呈闭合状态;侧柏的雌球果具有3—4对交互对生的瓣状苞鳞——种鳞复合体,在雌球果成熟时会全部张开。崖柏的球果较小,卵形或长圆形,长6—8毫米,种子为倒卵状椭圆形、扁平,长约3毫米,两侧具薄翅。侧柏的球果较大,近卵圆形,长15—20毫米,种子为卵圆形或近椭圆形,长6—8毫米,稍有棱脊,无翅或有极窄翅。

保护植物崖柏:濒危崖柏曾绝迹100多年

崖柏的雌球果

崖柏的雌球果

开裂的崖柏雌球果

开裂的崖柏雌球果

崖柏是1892年4月由法国传教士保罗·纪尧姆·法尔热在我国首次发现的,并采获带幼果的枝叶标本,发现地点为重庆大巴山南端的城口县海拔1400米处的石灰岩山地。1899年,法国植物学家阿德理安·勒内·费朗谢依据此标本作为新种发表。模式标本收藏在法国巴黎自然植物标本馆。此后100多年,再无采集记录。

1984年,《中国珍稀濒危保护植物名录》将崖柏列为濒危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在组织编写《中国植物红皮书》时,曾有人多次前往崖柏分布区调查,但均未见其踪影。

1998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公布的受威胁植物红色名录中,崖柏被列为野外绝灭(EW)物种,我国也沿用此结论;1999年8月,在国务院批准公布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第一批)》中,未将崖柏列入。

值得庆幸的是,1999年8月,重庆市国家重点野生植物骨干调查队在野外调查时发现了崖柏,并采获了带球果的植物标本。该标本现收藏在中国科学院植物所标本馆内,先后得到中国科学院、英国皇家植物园和美国哈佛大学权威专家的确认。2000年,我国植物分类专家在《植物》杂志上发布了“崖柏没有灭绝”的信息。随后,这一研究发现又在林奈学会植物学杂志上发表。2003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根据当时崖柏的生存现状,将崖柏的濒危等级重新评定为极危(CR)。

为了拯救崖柏,我国在有崖柏分布的大巴山和雪宝山分别建立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崖柏实施就地保护。经过严格管护,崖柏野生种群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复。2013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将崖柏调整为濒危(EN)等级。

2014年11月,由四川省林业厅野生动物资源保护管理站和成都理工大学专家及研究生组成的植物调查队,在四川省宣汉县4个乡海拔1500—1950米处的石灰岩山地发现了新的崖柏野生种群,大约有1000株。另外,也有一些自然保护区声称在其所在地发现了崖柏野生种群,但尚未得到植物分类专家的确认。

2021年9月,我国发布的新版《国家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名录》将崖柏列为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郭泉水说,崖柏种群数量少,种群结构不完整,结实周期长、种源不足,种子质量差,急需扩大种群数量,通过野外回归来解除其濒危状态。近年来,在科研人员和保护区的共同努力下,通过人工繁育,崖柏植株数量呈几何级增长,大规模野外回归正陆续展开。

“崖柏”同名混淆问题多

郭泉水认为,植物学意义上的崖柏和文玩市场的“崖柏”不是同一属种,却共用一名,容易造成混淆,给崖柏的保护管理和文玩收藏的发展都带来众多不便。

一方面,崖柏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受《刑法》《野生植物保护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保护,禁止出售、收购等,但目前我国尚缺乏对崖柏及其他柏科植物的木材或根系鉴定标准和鉴定机构,在准确鉴别文玩“崖柏”是不是野生崖柏上还存在一定困难,以致收藏市场上鱼目混珠、真假难辨,不利于野生崖柏的保护管理。另一方面,采挖悬崖峭壁上的枯死侧柏对生物多样性、生态环境也会产生不利影响,而且采挖过程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许多地方已经发文明令禁止。

郭泉水建议,文玩市场应尽快给“崖柏”产品更名,可考虑使用“采集树种名称+陈化器官名称”,如侧柏陈化根桩、香柏陈化树根等,与野生崖柏划清界限,既有利于野生崖柏的保护,又有利于文玩市场的规范与长远发展。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拓展阅读:“崖柏”同名混淆问题亟待解决

最后大伟总结:

我一直强调:文玩收藏崖柏主要指悬崖陈化的侧柏。但是这个观点最近还被某些所谓的“崖柏大咖”反驳诋毁,说我不懂装懂。本人在2015年建立中国崖柏网,在2016年正式进入文玩崖柏行业,其实就给重庆市森林保护局咨询过。

来源:中国崖柏网,☎/微信:15589944920

本文链接:https://www.yabaibaba.com/20899.html,标签: ,

发表我的留言或者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