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论柏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中国崖柏网首页 > 大咖论柏 > 胡晓鹏:微信帮人做鉴定却得罪了很多人!

胡晓鹏:微信帮人做鉴定却得罪了很多人!

时间:2016-03-19 20:13来源: 中国崖柏网 作者: 阅读:7204 评论:2条

这些年我胡晓鹏帮别人搞鉴定得罪了很多人,因为你若帮人看了就得说实话,就要大胆表明自己的观点,模棱两可就浪费了别人的时间也辜负了别人对你的信任,因此会得罪一些卖假货的商家或自身经受不起打击的人。当然,对于鉴定,我也会遵守一些业内约定俗成的“三不看”原则,一是不给高血压心脏病或年纪太大的人看,看不好的话他的命就没了;二是不看贵重东西,几百万上千万的东西不看,看不好的话我的命就没了;三是其他老师、专家看过的东西不看,看不好的话不但影响了他的声誉,我自身的节操也没了。

胡晓鹏

胡晓鹏

我绝对也有看错的时候,虽然几乎所有被我定义为假货的商家都会说我看错,但毕竟我跟这些木头打了十几年的交道,鉴定也搞了七八年,各种不同材质因生长环境或存储环境不同导致的个体之间的差异和图片经过处理或由于拍摄光线、角度的不同、个体局部不同而照成的差异在脑子里都已经建立了丰富的数据库,在不断的摸索总结中也建立了基本的客观和自信,看错的机率并不高。但依靠眼力进行的鉴定本身就是自以为是的,是建立在对方信任的前提下进行的,所给出的结果确切地说只是作为参考,是一个引导,如果被鉴定人不认同你的观点,那么这一结果只能作为一种参考引导他去继续证实最终的结果。即使看错,也不应该矫情和胡闹,如果产生了费用,也没有退还鉴定费的说法。因为你来鉴定就是花钱来买这个人的观点,观点一旦进行阐述,交易就已经完成,事后再说不认可或找出一些理由和证据来否定这一观点要求退款是没有道理的。但对于个别来跟我闹的人,我还是会把钱退给他的,因为道理只能跟讲道理的人讲,有些人是没办法讲道理的,何况我并不靠鉴定费生活,我给人做鉴定,以前是出于热情,而现在出于无奈,我不想再给人鉴定,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

也许你们很难想象,一个整天苦大愁深、满脸冷漠的人的过去会是一个热情主动、毫无防范的人。但其实很多人的的冷漠都只是表象罢了,他们只是怕了,害怕再被伤害。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在微信中度过的,每天起床帮人看木头,回复完所有的信息已经过去了两三个小时,刷牙洗脸之后开始吃饭时又会积攒一些等待鉴定的人,一边吃一边回,还要尽量用语音,避免有些人质疑我不是本人的同时也避免被人把结果截屏去给我找麻烦,至于会有什么麻烦,这个我们下面再说。那么有人会说,你这么做是为了啥?为了卖货?不是,这些人基本没有是来咨询檀印商品的,即使有,我也是出于礼貌让他们去找檀印客服,如果非要让我当销售人员,我宁可不卖,也不愿接待,这不是我清高,你们可能无法理解相同的话说了十几年还要让你继续说的那种痛苦和压抑,特别还是为了赚钱而不是有兴趣去说的时候。如果他不是来找我买东西,而只是对木头感兴趣,这样我多少还能有些激情去进行交流。

为什么说我现在给人看东西是出于一种无奈?你试想一下,你听说有个人看木头好像挺厉害的,而且平易近人没啥架子,你怀着美好的憧憬找到他看木头,但是,他根本就不搭理你,你是什么心情?也许你是位知道尊重和理解别人的人,但我遇到太多大半夜给你发了几张图,然后等了一会看你还没给他结果之后留言说了句操你妈然后就给你拉黑了的人。但比起那些你说他那木头不是沉香但他不依不饶非让你再“好好看看”,大半年每天都来叽歪你的人来说还真是舒服多了。当然,也有好一些的、真心热爱木头也把你当朋友的人,那些每天逛潘家园或小武基,坝下扫店、赤荷拿货的人,每天连着给你发个几十张上百张图的人。后来我也想到了,这样我会很快死去,不能为了不挨骂不受抱怨就失去了自己的生活,我决定得罪一些人,不再回复他们。可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年我很愚昧的做了一个滥好人,他们已经把我当作了一个理所应当的服务人员,一切都是那么合理和应该,当我不再回复他们的时候,他们开始恨我了,有些甚至在网络上写文章泄愤,说我现在牛逼了,不是以前的胡晓鹏了,文章的结尾还来了一句:人不能忘本…。是不是很奇怪,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当你不能继续满足他们便产生了恨,毫无道理,但却真实存在着,在朋友相处中、婚姻生活中,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我还发现,很多人都是同行或朋友、还有檀印的忠实客户介绍过来的,这面子的问题,还真是个影响人类进步发展和生活的大难题。还有一些是先写了一堆古怪的文字来表达对我的敬爱和对木头的痴迷,要看完这些文字真要花上好一阵子,而且我看完之后还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啥,如果你不回复,他会来一句:你不喜欢木头?你这种态度不像是喜欢木头的人啊?真的好奇怪,我喜欢木头就要喜欢你吗?

还有些人是行业中的纠纷问题,商家被黑嘴了找我评理的,买卖纠纷找我协调的,跟人家观点不一致来找我当枪的,面对这么复杂的文玩圈儿,这些无法避免也永无休止的事情我又能怎么办呢,檀印也一直也被黑嘴我又该怎么解决了呢?当然,也有一些是跟木头无关的事,比如说两口子过不好日子闹离婚,问我咋办?……那你就别忘了带上俩人的身份证、户口本、结婚证、离婚协议书,出门前要检查一遍,别到了民政局缺东少西的又白跑就行了。你说你婚姻不幸福,来向一个婚姻失败的人进行讨教,我还能告诉你些啥呢?

有人说,你微信里好多奇葩啊,你能遇到这么多这样的人,说明你也是有问题的。是的,我从不否认我存在问题,智商不高而且有些偏执,还有典型的天蝎座的使命感,还是个A型的。但是如果你也有两个微信号而且都已经满员的话,便也不难想象这一万多人当中会出现多少传奇。

好在人会成长,随着经历的增加和思考的总结,我也找出了一些应对方法。就是对鉴定进行收费,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一开始每件鉴定只收费10元,当然这也受到很多争议,争议分为两部分。一部人认为我财迷,另一部分人认为我轻贱。但不管咋样,再也没出现过一天找我看几十件东西的人,而且多数人态度有了好转,起码有了尊重他人的意识,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理所应当,更重要的是,当我遇到不想搭理的人或不想惹麻烦的时候可以把钱退回去说我不认识,如此他们更加信服我不是“忘本”,而是真的不认识,谁会跟钱有仇呢?但是,依然有人愿意花10块钱来消遣你一下,用一张局部图片误导你给出错误的结果,然后截图出去对你进行侮辱,这种贱人我们很难理解,但却真实存在着。后来我认为门槛太低是让小人得以轻易进出的重要原因,之后把鉴定费涨到了100元,这种情况随之真的少了很多,对鉴定结果我也习惯性地只用语音进行回复,避免被截图利用制造是非。

但是,百密终有一疏,如果你被人小人盯上,厄运随时都可能发生。就在前不久,一个之前找我鉴定并没有给过我钱,在我印象中还比较友好的人的人突然给了我100块钱,然后就发来了一个非常开门的海黄物件,对于这样的人我不但毫无防范,突然对我的尊重还让我觉得欣慰和感动,由于当时我周边很吵,就用文字回复了我的观点,没想到就在几十秒钟之后,朋友圈就炸了。到处都是我鉴定结果的截图,其中还有一张是另一个人发的朋友圈,发的就是我看的那件东西,朋友圈中写的是酸枝。其实我周边的很多朋友都知道这是一个圈套,这些年不但是我,还有很多在业内具有名望的人都会经常遭到带有恶意的人找上来看东西,他们或出于嫉恨,或出于报复,找一件非常“开门儿”的东西让你说出结果,然后再让另一个人以其它材质展示、出售这件东西,但实际上这件东西你找那个人买的话是买不到的,结果通常是说已经卖掉了,如果为了达到报复你的目的,即使赔钱卖了又何妨呢?这些事情在业内并不新鲜,但大众难以看清事实真相,这种手段对鉴定者名誉的损害是非常大的。

最后的结果也被证实,这是在一个在木虫论坛卖假货被我指出来的商家对我进行的报复,那个找我鉴定的人是被当抢利用,真是很完美的一次行动。这次事件的重点是找对了来找我鉴定的人,若换成一个不熟悉的人,我也不会轻易收钱给出结论,更不会打字回复,这件事情也告诉我们,不要低估了小人的能力与智慧,我们始终要加倍小心。

这件事情之后,我的鉴定费用也涨至300元,对小人设置的更高的门槛,现在门槛高了,鉴定的人少了,我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享受生活,想想这些改变,其实还正是这些小人所赐,至于我的“忘本”和“财迷”,请原谅我吧,世道艰难,我总要想些法子来保护自己,不然,你来保护我吗?

名气有时就像是包袱,名气越大,包袱越重。

——有声誉,有财富,有地位,有朋友,有声色,有醇酒,可是也有负担,横逆,中伤,挑拨,暗算,杀戮。

情仇难却,恩怨无尽。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来源:红木专家,胡晓鹏!

(责任编辑:大伟)

(本文标签: , , )

中国崖柏网微信关注
------分隔线----------------------------
相关文章
  1. 你好你微信多少说道:

    你微信多少呀!可以加你吗?帮我看个东西

评论:

本站微信订阅号
中国崖柏网微信订阅号“崖柏笔记”
站长个人微信号
中国崖柏网站长“大伟”个人微信号
赞助商家的广告
中国崖柏网-大伟
崖柏笔记